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东莞警方不能说东莞的黄色产业很发达

2018-10-30 12:04:52

东莞警方:不能说东莞的黄色产业很发达

卢伟琪。海国摄  加强政府机关媒介素养,东莞市公安局先来带个头。为提高政府机关媒介素养,同时选取涉及民生、络关注度较高的部门,东莞市政府办分批组织开展“未来5年路东莞怎么走”部门领导系列微访谈活动。昨天,首期上线的是东莞市公安局,领头的是素来受媒体和民欢迎的东莞市公安局副局长卢伟琪,随行回答友提问的,还有与110、出入境管理科、刑警支队、治安巡警支队、交警支队、警支队、公交分局及消防支队等八个警种的相关负责人。  昨天上午10时到11时30分,一个半小时的访谈中,从扫除黄赌毒,到市民不满派出所报案不受理等敏感话题,访谈中,卢伟琪都放心、放胆,侃侃而谈。  “将心比心,我深深知道,作为一个市民,如果是我遇到问题首先想见到的是警察,那样心比较安,警察来了也比较放心。所以下一步,一定要把见警率提高。  现在可不是请吃饭就是善待媒体,善待媒体是提供条件、提供资料、提供方便,让媒体更快发布消息,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我认为通过暴力解决问题是愚蠢的手段。其实有的事情不要这么秘密,除了国家秘密以及破案核心的技术等一些极少的东西外,都可以说的。 ——卢伟琪”  友:放开色情业,可减少强奸犯罪的发生?  卢伟琪:这个观点我不认可,这是不成立的  主持人:有位友问了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他说东莞有比较发达的色情行业,并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强奸犯罪的发生,您怎么看?  卢伟琪:首先,这个观点我并不认可。说开放黄色行业,强奸案可以减少,这是不成立的。  东莞市治安巡警支队:首先,不能说东莞的黄色产业很发达,这个是要首先确定的。东莞确实是酒店业比较发达,酒店业能成为东莞的一个品牌,东莞有星级酒店94家。五星级酒店在东莞这个地方能够生存,可以说是跟东莞的企业经营者的经营方法和能力有关。能经营成功的,跟他们的努力、有好的经营方法有关。这些跟“黄色”产业的经营没有关系。  我们治安巡警支队对扫黄的态度一直是明确的,到今年10月份为止,我们查处的场所有283家,这是涉黄的数字。但和东莞所有旅业、酒店的数字相比,这是比较少的,大概只占5%左右,所以我不认为这里的黄色产业很发达。  当然,确实有一些小的桑拿场所在经营的方面,存在急功近利的思想,想获得极大的利益,获得可观的收入,而去违背了合法经营的要求。对这些违法的场所,公安机关是坚决给予打击的,特别是对于发黄色短信进行招嫖的场所,我们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实行扫黄工作。到10月份为止,我们就查封了42家涉嫌利用短信招嫖的场所。  友:报警不立案,市民怎么办?  卢伟琪:打投诉  友:为什么去派出所报案,接案人员做完笔录都不主动把回执给报案人,要自己提出接案人才打印出来,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减少自己的工作,把笔录丢一边就不管了?  卢伟琪:根据友提的问题,我要好好了解一下是怎么回事。如果碰到类似的问题,可以打这个投诉,这是我们东莞市治安巡警支队基层指导科接受投诉的,凡是对派出所或民警在办案过程中有意见的,都可以投诉。  友:近期媒体报道东莞出现多起治安员殴打摩托车车主,并导致车主受伤的情况,请问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卢伟琪:客观地说,东莞治安员、治安队伍对协助东莞政府、公安机关维护社会稳定的贡献是很大的,功不可没的。我们的经济发展到现在,治安队伍对东莞是有贡献的,应该说是很大的贡献,但是由于队伍庞大,管理方面也做得不到位,问题不规范。  友:见警率低如何解决?  卢伟琪:见警率低,我都有感觉[1][2]下一页友:东莞今年成立了33个巡逻大队,但市民还是没有明显感觉到见警率的增加,这是什么原因呢?  卢伟琪:这个意见很好,我都有这个感觉。我自从分管治安这块工作以后,首先要提出社会面防控的问题,把20%的警力投放到社会面的防控工作,也同时提出治安联防力量的整合。也就是说巡警体制改革,这个框架已架好了,友提出的问题,为什么感觉到见警率不高,这个是我们下一步准备落实的问题,特别是今年年底整个社会面的防控工作,我们一定要加强,未来五年我们要抓好这个工作。其实,群众在街上出了问题,碰到了困难,将心比心,我深深知道,作为一个市民,如果是我遇到问题首先想见到的是警察,那样心比较安,警察来了也比较放心。所以下一步,一定要把见警率提高。  精彩言论  友:有暴力阻碍采访怎么办?  卢伟琪:暴力解决问题是愚蠢的手段  主持人:这是各大媒体强烈要求问的,就是突发事件发生之后,公安局的声音总慢半拍,这也体现在公安在和媒体互动方面存在问题,甚至有打情况,能否建立一个面向市民的快速信息反应机制?  东莞市公安局宣传科:对于某些案件,在采访时可能遇到不愿意接受采访的情况,其实这几年我们对民警、派出所领导都加强了培训,其中有怎么应对媒体、善待媒体的课程,通过几年努力,东莞公安基层单位在善待媒体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  但对一些重大案件,包括投毒案、涉及到民警负面的违法案件,我们根据有关的规定,要向上级公安机关报告;而对于一些普通案件,我希望媒体朋友多一点跟分局指挥中心的领导沟通。  去年有一部分分局指挥中心主任有了调整,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应对媒体采访方面,业务还不是很熟悉,需要一个过程,这些人对媒体并不是不想接受采访,他们只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可能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其实我们从来没有讲媒体采访需要报告市局宣传科批准的,特别是一些突发的案件,分局可以直接决定的,不需要报告到宣传科来。  至于突发事件慢半拍的问题,实际上是你()时间接到的消息,市局也是接到了消息后,才要求分局去拟好通稿,拟通稿过程慢半拍,并不是事件处理本身慢半拍。  对有个别人员粗暴对待的问题,这几年我们也讲过一定要善待媒体。所以一些对粗暴的行为,我分析是有部分的治安员或者协警在接待媒体时,可能有粗暴的举动,我们是不会对动粗的。  卢伟琪:我在公安系统工作几十年,都是在尽我的能力为媒体工作提供方便,说公安辛苦是事实,其实媒体工作者也很辛苦。我记得有一次东城发生一起枪案,我们勘察现场的时候,不允许到警戒线内采访,也很配合。勘察结束已是凌晨5点,朋友一直等到勘察结束才进去,我想他们应该会采访到天亮。这种敬业的精神也值得公安机关的同志学习。  为媒体提供方便,就是帮助媒体尽快弄清事实真相。现在可不是请吃饭就是善待媒体,善待媒体是提供条件、提供资料、提供方便,让媒体更快地发布消息,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其实,善用媒体也很重要,治摩工作也是媒体和我们一起推动的,市局宣传科要好好研究这个问题。  关于暴力问题,我认为通过暴力解决问题是愚蠢的手段。采访这起事件,你提供方便给他()采访就很快出镜了,你打他(),“1+1”变成两个事情出来了——也就是采访的这起事件本身,以及被打的事件。  记得我在交警支队做支队长时,东江边一辆小车出了事故,我们的吊车把小车吊上来,有的同志不让拍照,后来我说:“你为什么不让拍照?”那后来问我叫什么名?他说你很开放、很开明,其实有的事情不要这么秘密,除了国家秘密以及破案核心的技术等一些极少的东西外,都可以说的。  其实群众了解得越多,群众就越支持我们,群众越知道得多,他们就会越理解公安。所以我们也要媒体把我们的工作思路、群众关心的事情,我们计划怎么样、打算怎么样、现在干的是什么。让群众知道这些,我也希望宣传科告诫每一个警种要善待媒体。  文/韦星

前一页[1][2]

木器腻子
钢结构楼层板生产厂家
土壤重金属检测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