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那年她情窦初开

2018-10-31 14:35:48

那年,她情窦初开

高二升高三,蒙卿考了全班文科名,理科第三名,总分第三名。她对高考很憧憬,但对她从初三开始暗恋的景涛也更加思念。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她爱他。她每天总比他早来学校十分钟,站在四楼的阳台上看他从操场匆匆走过。那一刻,她多么希望他能抬头看她一眼,那怕是一眼。但那只是愿景,因为他并不知道她天天在阳台上看他。 马上就要分科了,她想选她喜欢的理科。但她不知道他会选什么。她很矜持,每次看到他,不要说问他什么问题,就连打声招呼都不敢。她总担心,高考马上就要到了,以后不知道他会到那里上大学,以后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他了。每个日日夜夜她都辗转反侧,无法闭上惺忪的双眼,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心里萦回不已。 班上有两个男生追求她,但她却委婉地拒绝了。借口是马上要高考,现在不是谈恋爱的时候。 一次偶然,他们在街上碰到了,他向她打招呼。他问她: 马上要分科了,你选什么?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理科。你呢? 他笑着说: 文科,理科太难学了,每天都要算很多东西。 她低着头,心跳加速, 哦! 然后他就走了。 她一回到寝室,就缠着她的密友璐璐: 今天我在街上看到他了,他说他选文科。你不知道我和他说话的时候有多紧张,多高兴,哎,反正我就是没有办法形容了。你说我是该选文科还是选理科? 璐璐很平静地说: 高考是大事,你不能因为他毁了你的前程,在这件事上你要有主见。 她可能是高兴过度: 哎,我不管。我决定改学文科,这样就可以和他读一个班,就可以天天看到他。 没过几天,分班名单出来了,她快速地在文科班名单上搜寻他的名字。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没有他呢?不行,再搜寻一遍,但还是没有。她灰心丧气地去看理科班名单,一眼就看见他的名字。此时,她觉得他的名字是那么刺眼,那么咄咄逼人。她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寝室的。 班已经分好,没办法再改了。其实是她胆小,很怕老师,所以在老师的眼里她是一名乖学生。如果她胆子再大一点,其实可以再改为理科的。 她还像以前一样,每天总比他早来学校十分钟,站在四楼的阳台上看他从操场上匆匆走过。 班里来了很多复读生,很多都是高分但落选的学生。刚开始几次月考,她都是班上前六名。但慢慢地,她的成绩滑到了十名左右。她开始变得忧郁了,担心高考后他走了,就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担心成绩在慢慢地下降,怎么考得上大学;担心考不上大学,怎么对得起冒着生命危险终日在煤窑里穿梭供她读书的爸爸,怎么对得起妈妈那期盼的眼神 她想哭,但没有眼泪;她想大声喊出来,但又没有那种魄力;她想告诉爸爸妈妈,但又怕他们终日劳累后还为她担心。她不可自拔,她恨自己的无能;恨为什么在这关键时候会有这样一段感情;恨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受这份罪。 五一节到了,她马上就可以回家了,也可以帮妈妈分担一点田里的农活。她想,也许,爸爸妈妈是良药,可以把她的所有忧郁赶走,可以让她忘记这段感情。 她一踏进家门,迎接她的是妈妈的眼泪和躺在床上蒙着纱布的爸爸,她强忍着眼泪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摸着爸爸的头: 爸,你头怎么了? 她妈妈哭着说: 前几天煤窑出事了,你爸爸被煤块砸了,是你大伯把他背出来的,前两天都还一直昏迷不醒。 她假装镇定地说: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这么大的事,是我爸爸出事了啊。 医生说他的病情很严重,时好时坏的。当时你爸爸醒来的件事,我就问他,要不要通知你回来?他却说,这件事情不能告诉你,怕影响你的学习,今年高三了,关键的一年。我问他,如果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这是一面怎么办呢?他说,没有关系,只要你能考上大学就好。 不争气的眼泪不允许她再多说半句话,她从牙缝挤出一个哦字就跑开了。 她跑到柴房趴在稻草上,眼泪就像决堤的河水,全身不断地抽泣。这时,她多么希望景涛就在她的身边,那怕说一句话也好。过一会儿,她听到妈妈在叫她,她急忙擦干眼泪,装着没有哭过的样子,大声地回答: 来了。 爸爸一眼就看出她哭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在爸爸妈妈眼里一直都很坚强,家离学校很远,半个学期才回家一次,也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但事实上,不知道在多少个无人的夜晚她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泣。她从来没有恨过出生在这么贫穷的家庭,但她恨自己的无能,为什么连书都读不好?她就像黎明时的鸟,翅膀潮湿,飞起来沉重。 她回到学校,更加忧郁了。忧郁恶魔在一点点啃噬她的上进心,每天满脑子都是景涛的影子。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人们所说的黑色高考,她想一死了之,但怕养育她十七个春秋的爸爸妈妈悲痛欲绝。 时间如飞奔的骏马,离高考只有五十一天了。她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学习。于是,她拉着一个室友去操场的跑道上散步。这一刻,她感觉苍芎是如此伟大,可以容纳百川,包罗万象。她们走着,突然碰到也正在和好朋友一起散步的景涛。她不敢抬头,更不敢向他打招呼。她室友灵机一动: 景涛,可以坐下来聊聊吗? 景涛说: 当然可以了。 然后,他们找了一块干净的草坪坐下。她室友问: 景涛,你知道吗?有个人一直暗恋你,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她低着头,心跳加速,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景涛心领神会。可能是觉得尴尬,他站起来,说: 那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蒙卿嘴上在埋怨,但心里却很高兴。 天那,你以后叫我怎么做人嘛?这件事情你又不提前和我商量一下。真是的。 她的室友笑得前仰后合: 哎呀,你又不想想,我和你商量你会同意吗?你啊,胆小鬼,只敢偷看人家。呵呵,我看你以后怎么偷看?现在是不是压抑已久的心情舒畅多了。 蒙卿脸上荡起从未有过的笑容。 高三那年,他喜欢班上一个漂亮能干的女孩,还让她给那女孩递情书,那女孩当时一看完信,就把信撕了。蒙卿很难过,但并没有嫉妒和怨恨,因为那个女孩是她的偶像,不是因为她聪明,而是因为她勤奋和执着。 没过几天,景涛的好友递给蒙卿一封信。她久久不敢打开,害怕看到他拒绝的字眼。害怕自己一厢情愿盖起的真爱世贸大厦,会在一瞬间崩塌。她找到好友,要她陪她一起看。她的手在颤抖,好不容易才把信封撕开。她们一字一句地读着: 卿卿,其实我也暗恋你很久,但一直都不敢向你表白,怕打扰你的生活,怕影响你的学习,每次看到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向你打招呼 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会永远爱你,以后每个星期天我都会来找你的,其他时间就让我们为大学而奋斗。永远爱你的景。 每一个字眼都跳跃着颤动的火苗:他很爱她。她激动不已。这一刻,她觉得她就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公主。 但第二天,她还装模作样地给他回了一封信,假装拒绝他: 景涛,在这关键时候,我们要努力学习,珍惜每一分每一秒,为我们的大学而奋斗,其他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谈好吗?我会永远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 她不期望爱情像排山倒海的大瀑布,只求有细水长流的小幸福。 从那以后,忧郁悄悄地从她身边逃走了。他的爱是阳光,可以把坚冰融化;是春雨,能让枯萎的小草发芽;是神奇,可以点石成金。她找到了久违的学习激情,重新投入到考试备战中去。原来,他才是她忧郁的良药。 每到星期天,他都会来找她,他们一起去逛街,一起去操场散步,一起聊童年趣事,一起聊理想。 高考到了,但蒙卿却意外地感冒了。在考语文时,她发高烧四十度,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用纸擦清鼻子。考完试,景涛问她选了那些答案,她却一个也记不起来,就连作文题目都想不起来了。她平时感冒都是吃药,但这一次她想打针,因为听说打针见效快。也许是她紧张,也许是她并不适合打针,到下午考数学时她的病却没有一点点好转。 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四科考完了,她知道一定考不上大学了。无论是肉体、意志还是灵魂,皆一切常态都陷入一种孤立、紊乱的低迷状态。她和景涛坐在龙川河边的歪脖子树下,看着平静的河水,好几次她都想跳到水里一了百了。她淡淡地问: 景涛,当初我问你选文科还是理科,你告诉我选文科,我为了天天看到你,所以选了我并不喜欢的文科。 啊,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就当真了。 她很绝望: 算了吧,没办法了,我算是走上绝路了,我爸说过,如果我考不上大学,是不会让我复读的。 高考已经结束,蒙卿想为家里分担一点负担,然后就去一家小馆子打工,而景涛答应十天以后来县城看她。 每天早上六点钟就得起床,中午不能睡午觉,晚上十二点钟才干完所有的事情。有时事情做完了,眼看就可以休息了,老板娘总有活让她干,比如剥一盆蒜,用抹布擦并不脏的墙壁等。她对他的思念与日俱增,越累时越想他。 转眼间,就到第十天了,她手上在做事情,眼睛却看着农贸市场门口,平常手脚麻利的她却因为心不在焉把手指切到了。但到晚上十二点都还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第十一天,第十二天,第十三天,他还是没有来。爱情是一剂毒药,让人如此心力交瘁,如此不可自拔。那晚,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想他,再也不要爱他。 第十四天,他来了。看着冷漠的她,他不知所措。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也没问他为什么失约。他不理解,为什么才几天没见面,就变得如此冷漠。是移情别恋了?还是另有隐情?他想问,但看着她冷漠的表情,他不敢。 她自己都不理解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不再想他,为什么连他失约的原因都不想了解,她继续打工,继续忧郁。 他想问,但看着她冷漠的表情,他不敢。他只有用酒精麻痹神经,整日和狐朋狗友在她打工的小馆子里打麻将。 他终于忍无可忍了,提起笔,却次发现语言的无用,文字的无力: 卿卿,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知道你变了。我不想问你为什么变了,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说,如果你要是欺骗我的感情,我这辈子剩下的余生都用来恨你。不过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恨你了,因为我得了脑癌,医生说还可以活两个月。说句心里话,在高考前我并没有爱过你。那晚,我知道你暗恋我以后,我偷偷观察你,发现忧郁恶魔在一点点啃噬你的上进心,每天你都站在四楼的阳台上看我从操场匆匆走过。也许,我是你忧郁的一剂良药,所以我还是违心地给你写了一封信。高考完的那天晚上,看着你站在龙川河边的歪脖子树下,我突然发现其实我早已爱上你。我的十九个春秋,经历了人间(和你认识前)、天堂(高考后想你的日子)、地狱(你不理我的日子)三部曲,充其量不过是一场孤单的人生。但我还是想拿起笔,拯救我即将枯萎的心。寂静的我独坐在寂静的夜,我们一起生活过的影子便不期而至。我本来不想再打扰你的生活,想一个人静静离去,但我却做不到。我只求再见你一面,我想带着你天使般的笑容去寻找属于我的世外桃源。我现在在老地方等着你。永远爱你的落叶。 她哭得梨花带雨。 她不顾一切地冲向他们曾约会的地方 龙川河边的歪脖子树下。 也许,爱情就是这样,当你不想拥有它的时候,它却悄悄地来了;当你正想抓住它的时候,它却要走了。 :未兰

重型货架
铸铁闸门
消防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