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通判大人奇遇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49: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西子湖畔  “公子,公子!”雨墨用手在西门雨露的眼前晃了晃,叫道。他是西门雨露的书童,因为西门雨露的喜欢,便给他取了一个雨墨的名字。也是由于西门雨露的喜欢,雨墨与一般的书童略有那么一点不同,他除了了解公子的心思,还能替西门雨露做一些大事小事的主。  现在的他,正尊着老夫人的意愿,带着公子游览西湖,却不知公子在片刻间失了魂。他寻着西门雨露的目光望去,但见西湖间一艘小船上一位小姐正站在船头正迎面翩翩驶来。她面带微笑,那明亮的眼眸,如这西子湖水般透彻。  随着对方的船只擦肩而过,西门雨露像向日葵般面向太阳移送着。那小姐终于发现了西门雨露的注视,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丢下一句话,便转身而去。  “呆子!”听了这句话,西门雨露这才缓缓回过神来念叨着。  雨墨看着公子,问:“公子,美吗?”  西门雨露失神地说道:“美,美,真美!”  听了西门雨露的话,雨墨又笑了笑,打趣着问道:“湖美,还是人美?”  “湖美,人也美!”  “公子莫不是动了春心了?”  “你……”听了雨墨的话,西门雨露回过神,却又羞红着脸说不出话来。他用手推了推鼻子,又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小小雨墨,竟然猜测本公子之事?”  雨墨笑看着西门雨露,继续打趣着说道:“雨墨八岁起,就跟着公子读书习字,与公子在一起也有七八年之久。公子的心思雨墨还是略知一二。公子刚刚魂不守舍,心都已经飞到那位小姐的花船上去了。”  西门雨露红涨着脸,轻声责备着:“雨墨不得胡说!你不觉得刚刚那位小姐与娘亲长得有几分相似么……”  “夫人?”雨墨一边想着,一边说道:“公子不说,我还没怎么注意。公子这样说,倒还真有几分相似!”  西门雨露思考着说道:“她究竟是谁呢?”  雨墨随口说道:“公子不妨追寻着,上去问问便知!”  听了雨墨的话,西门雨露突然警觉了起来,他寻着小姐离开的方向望去。只见起伏的西湖之水上,满满一层烟雾,却分不清刚刚那位小姐在哪里。他只得失望地说道:“呀哎!雨墨又误了我的大事!”  听到西门雨露的失望,雨墨询问着说:“那公子还追不追上去?”  西门雨露着急地看了看西湖的烟雾,说道:“小姐已不知去向,如何追去?”  雨墨偷偷地笑着,招呼着船夫继续划着船。    二、天生奇遇  翩翩而过的小姐,雨墨的打趣,再加上秀美的西子湖水,让西门雨露渐渐地忘记了他落榜的事实。他站在船头,欣赏着潇潇烟雾下的湖光山色。  当船只破开湖面,轻浪正向两旁散溢而去,那开朗的湖水迎面而来,让西门雨露的心也变得明亮而空旷。烟雨在湖风中婆娑起舞,湖岸的柳枝飘飘荡荡地垂进湖面将湖水映绿,映衬着这湖水两岸。在这烟雾山水里,这西湖的景致已展现在西门雨露的明亮的眼眸里了。这也难怪他竟不自觉地念出了白居易的诗来:“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  雨墨听着西门雨露念完诗,问道:“公子,可听夫人说过公子与这西湖有缘?”  偶然的问起,西门雨露竟然想不起来了,他只好问道:“何缘?”  雨墨并不直接回答他,他说道:“夫人在离开的时候,曾交待过雨墨,无论公子中榜与否,也一定要到这西湖来转转!”  西门雨露回想着,说道:“娘亲,倒是这样说过,只是来之前,急着进京赶考,竟然忘却了?”  “公子整日里书山词海的,自然就忘记了,但公子与这西湖之水有着很深的渊源,公子可知?”  “哦?倒也听爹娘说过。”  雨墨连忙吩咐着说道:“船夫,你且将船停下,让船随意飘荡着吧!我与公子说说话。”  “好嘞!公子随意,小老儿等着便是!”船夫说着,便停止了的手上的动作。西门雨露奇怪地看着雨墨,提醒道:“如今想想,倒也是一件奇事!”  雨墨回想着似的说道:“那年,老爷到了钱塘,与舅老爷见过面后。由于夫人怀着公子,不便远行,便住下了。呆的时间长了,夫人也烦闷了,就央求着老爷来到了这西湖之上。他们乘着船游荡在这湖面上,却突然起了风雨。而此时,公子偏巧又要降生了。在这危难之际,一艘大船驶了过来,接过老爷与夫人。你当这大船里是谁?正是老爷当年在北方救得的康王,而这康王已经登上了皇位,做了我们大宋的天子。更巧的是,这时刺客出现在了这湖面之上。一边太医宫女们替夫人接着生,一边老爷却在帮助天子赶走刺客。等老爷赶走刺客后,公子又顺利地降生了。天子想封赏老爷,老爷却又婉言拒绝了,天子无奈只好放弃。但天子交待说,‘他日若有难处,可找到都城告知!’”  “这么说,我的名字是天子所赐?”  “那倒不是,公子的名字,自然是老爷所取。只是公子却如天子的义子无二。夫人说这话,怕也是说公子与常人不同,命运与这西湖紧紧相连。所以夫人交待,公子到了这边,一定要来到西湖之畔转转……”  “哎呀!”西门雨露大声叫道:“雨墨误了我的大事!”  听到西门雨露大声的叫着,雨墨奇怪地看着他,问道:“公子,这是为何?”  西门雨露急忙说道:“既如此,你如何不早说?害得本公子落了榜。若是你早说,我也好在来时就来祭拜一下!想必命运必然不一样?”  “公子如此说来,倒是雨墨的不是了?”  “真真是雨墨的不是。”西门雨露责备着雨墨,连忙招呼着船夫说:“船夫,快快靠岸,我要祭拜这西湖之水!”  “好嘞,小老儿这就靠岸。”船夫说着,又重新拿起船桨划起船来。    三、小姐的拒绝  “公子祭拜过西湖之后,必然否极泰来,重新扭转公子的命运了!”雨墨扶起跪在地上的西门雨露后,说道。  西门雨露听了,却不高兴地责怪说:“都怨你,坏了我的大事!如若来时祭拜过了,如今的我,想必已经金榜题名了!”  “是是是,都怨雨墨。可是雨墨也是因为公子忙着进京赶考,怕担误了公子的考期。不然绕道也一定要让公子前来祭拜一下。只是如今事已如此,公子责怪雨墨也无济于事了!”  西门雨露叹息着说:“哎!我的一生竟毁在了你的身上!”  听着西门雨露的责备,雨墨低着头转看着其他地方。当他看到刚刚船上擦肩而过的小姐时,便提醒着叫道:“公子!”  生气的西门雨露,不怀好意地问道:“干什么?”  雨墨连忙指了指另一边,说道:“那不是让公子魂不守舍的小姐吗?”  一听雨墨的话,西门雨露连忙寻着雨墨的手望去,只见那位小姐带着一位丫环,往前缓行移步着欣赏着风景。西门雨露看着,叹道:“她看着风景,竟不知她已经成了他人的风景!”  雨墨望着,对西门雨露说道:“莫不是西湖之水灵验了?”  西门雨露没有理他,就径直追了上去。这一下,小姐没能走远,西门雨露和雨墨便追上了。西门雨露连忙作辑说道:“小姐安好,小生这厢有礼了?”  “呆子?”看着唐突赶来的西门雨露,那小姐奇怪地看着他说。  “是是是,正是小生!”  那小姐笑道:“哈哈哈,真是一个呆子!”  西门雨露任凭着小姐的嘻笑,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姐,寻得我好苦呀!”  “寻我?”小姐止住笑,问道。  “小生西门雨露。我观小姐面善得很,不知小姐是何家小姐,芳名是?”  “净胡说,你我并不相识,又怎么会与你熟识?”  “我观小姐容貌,与娘亲有几分相似,故上前来问问小姐。”  小姐听了,连忙躲在了丫环的后面,又小声地叫着丫环说:“小菊,这想必是位花花公子,你且问他一问。”  小菊听了,连忙走向前去,问道:“哪里来的,有什么事?”  “小生……”西门雨露正要回话,雨墨阻止着说道:“公子且慢……”  雨墨说完来到小菊身旁,说:“我家公子从苏州而来,进京赶考,途经此地,欣赏之西湖之美,就过来转上一转。刚才,看你家小姐美若天仙,就想认识一下小姐!”  “想必,”小菊犹豫着,继续问道:“如今天子已开榜,想必你家公子榜上有名?”  “那倒没有,公子虽有才华,却没有给官场之人送礼,所以没有中得金榜!”  “原来是落榜的秀才……”那小姐说道,就唤着小菊转身而去。雨墨还想谈谈,却只得看着她们离去。  “雨墨,你怎么什么都做不好!”西门雨露追随着小姐,跑了过去。    四、杭州通判  “干什么?”两个身体强壮的汉子拦住西门雨露,大声喝斥道。西门雨露在追着小姐的时候,竟没有注意到一位老人转身迎面而来,他们俩竟然撞了个满怀!  西门雨露连忙后退两步,作辑说道:“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晚生西门雨露匆忙赶路,竟然冲撞上了老爷!还望老爷原谅小生。”  “住手!”两名汉子揪住他的衣领,正要拖走他时,那位紫衣老爷叫道。那两名汉子听了老爷的话,便住了手,他们将西门雨露抓到老爷面前,毕恭毕敬地等待着两位老爷的发落。  其中一位灰衣老爷说道:“把他先带走,先送到我的府上,回头我再审问!”  “慢!”那两名汉子正要动手,被撞的紫衣老爷喊道。那位老爷看着他好奇地问道:“你叫西门雨露?”  西门雨露害怕着说道:“是的,老爷!”  “西门望,你可认识?”  西门雨露听到西门望的名字,连忙惊疑着问:“老爷认识家父?”  “认识,岂有不认识之理!”听到紫衣老爷如此说,两名汉子将西门雨露放了下来。西门雨露整了整衣领,来到紫衣老爷面前作辑道:“老爷,晚生这厢有礼了!”  紫衣老爷打量着,说道:“好说,好说!原来是故人之子!”  看着老爷的打量,西门雨露好奇地问道:“敢问老爷是……”  紫衣老爷没等他说完,便争说道:“你且不要问我是谁?我且问你,你父母如今何在?”  见紫衣老爷的气场,西门雨露只得说道:“爹娘如今在苏州。”  “哦,苏州!那你为何又到了此地?”  “晚生进京赶考,路过此地,尊娘亲安排,前来祭拜西湖?”  “哦!赶考?”灰衣老爷想了想,说道:“老爷,金榜日前已经颁布过了,不知道你可曾金榜题名?”  “晚生羞愧之至,竟落榜了。”  “哎,”那灰衣老爷叹着气说道:“西门望文武双全,到了后一代,竟然连个科举都中不了金榜!”  紫衣老爷听着,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听你刚刚说,你尊你娘亲安排,到西湖祭拜。这西湖有什么好祭拜的,到这里游玩还是可以的!”  “听娘亲说,我与这西湖有着深厚的渊源,一生的命运与这西湖息息相关……”西门雨露将雨墨说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紫衣老爷听后,笑着说道:“哦,这话倒不假!可是你刚刚才落了榜,这命运又怎会与这西湖有关?”  西门雨露为难地说道:“这……”  “好了,不取笑你了!”紫衣老爷止住了笑,正经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改变一下你的命运吧!当年你爹万辞不受的事,如今你来接受,也算是我的一个合理回报。既然你与这西湖有着深厚的渊源,那你做这杭州通判如何?”  “通判?”西门雨露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紫衣老爷看着灰衣老爷说道:“正好与你的舅舅管理同一个地方,如此我也就放心了。”那灰衣老爷听了,也点了点头。  “还不谢恩?”那两个大汉推了推西门雨露说道。  西门雨露摸不着头脑,但又无奈地说道:“多谢老爷……”他正要说出他心中的疑问,紫衣老爷却离开了。灰衣老爷低着头小声说道:“中状元也未必能封一个通判,你小子这是三生有幸了!你且等一等,一会便有公文给你了。”灰衣老爷说完,又看西门雨露疑惑的样子,连忙又低头说道:“你娘丽容是我的妹妹!”他说完连忙跟着紫衣老爷追了出去。  西门雨露被眼前的一切,惊得冷汗一阵一阵的,他正想松一口气。那两名汉子却揪住他,不让他离去,他也无奈地等待着。  不多时,一位小童送来一包沉重的东西交在了他的手里,那两名汉子便与那个小童就离开了。  “公子,没事吧!”雨墨见他们离开后,就跑了过来关心地问道。  看到雨墨,西门雨露擦着冷汗,责怪着说道:“雨墨,公子我有事的时候,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出现?”  雨墨扶着公子,也喘息着说道:“公子有所不知,刚刚公子被那两名汉子揪住时,我也被另外两名汉子挡住了。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你且不知,我又如何得知?”  雨墨想了想,连忙提醒着说:“那公子快拆开这包东西看看,说不定一看便知了。”  “雨墨提醒得是,我这便拆开看看。”说着西门雨露拆开了刚刚那位小童递给他的东西。  解开黄绸包裹的箱子后,西门雨露和雨墨都大大吃了一惊。箱子里不是别的,箱子里面赫然是一箱大大小小的金子和一沓银票,凭着他们的估计,这金子大约有二百两之多而银票又数以万计。金子旁边还放着一个小盒子和一个黄色卷轴。他又小心地打开卷轴,只见卷轴上赫然写道:“天子谕,今封西门雨露为杭州通判,即刻前往就职!钦此!”后面便是天子玺印。而旁边的小盒子便是通判官印与文书。 共 1118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研究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医院
羊角疯病哪里治的对照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IT培训 微信小程序分销系统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