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卡里亚里的极醉之夜

时间:2019-09-14 09:00:2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幕:
(这是十一月份的某个下午,在一处出租公寓的某一间,卡里亚里与一个婴儿便住在这里。这间小公寓的布局见下,十分的简陋,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卡里亚里没好气地从卧室推出婴儿车,孩子在车上哭闹)
卡:哦上帝,你可真是一个该死的魔鬼,谁能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倒霉,那个女人(孩子的母亲)已经魂归天国,你为什么不跟着她去?省下一笔款子,就足够我和南希结婚了。
(孩子依然哭闹,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卡里亚里先丢开孩子,去听电话)
卡:喂,哦,是你啊。什么,你再说一遍。为什么每次只有我的稿件会被打回?你让他亲自和我说……喂?
(卡气愤地摔下电话)
卡:混蛋混蛋,我想我应该去找那个驴头编辑理论一下,难道我这么点微弱的收入他也要给我断了吗。
(他去“合恩角”那里取下外套,回头看了一眼婴儿车)
卡:你继续闹吧宝贝,马上,我们就可以一家团聚了。
(卡里亚里开门离去)
(到了晚上,卡里亚里摇晃着身子,一脸沮丧地进门,显然他是醉了酒。此时,屋子里面一片安静,他打开了灯)
卡:哦,让我们来看看,这里……这里为什么会这么安静。
(他看到了婴儿车在那里,便笑着走上去)
卡:对了,对了小宝贝儿,爸爸今天出去的时候,怎么把你给忘了。(抱起已经睡着的孩子)好脏啊,爸爸这就给你弄干净。
(他摇摇晃晃,去给孩子换尿布,孩子被弄醒,又一次哭闹)
卡(大笑):对吧,对吧,哭闹就对了,这才像是我的女儿,你的声音……声音就像是她,哈哈,哭吧,爸爸现在给不了你什么,只有哭的权利,谁也不能随意去剥夺,哭吧。
(换好了尿布,他抱起婴儿)
卡:饿……饿了是吗?我看看,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放下孩子,去大桌那里冲些仅存的奶粉)来……来了,吃吧。
(婴儿喝奶,平静下来)
卡(抱着孩子,躺倒在床上):你是多么的可爱,我的天使。你就像是你的母亲——索菲娅,那个可爱的女人,她几乎撑起了我的全部。我是说,我的全部,是生活上与心理上的全部寄托。你知道吗,我的宝贝?可惜呀,可惜的是那场大病,那该死的感冒引起的肺炎,让我永远失去了她。(停一停)不过我还是有你的,哦,幸运的是我还有你。(吻一吻孩子)虽然那可恶的猪仔退回了我的稿件,可是我相信依我的写作能力,我是可以让某个,哦不,是某些人欣赏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搬离这里,我是说,去田间找一处庄园,你就可以在那里成长,我就在那里,为我们两个人打拼,你觉得怎么样?
(此时孩子已经睡着,他摇晃地、小心地把孩子放在婴儿车上,慢慢推回了卧室)
卡(回到外面的床上):我真希望陪着你宝贝,可是我不能,自从她去了以后……晚安,天使。
(屋中恢复寂静)
(次日清晨,卡里亚里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卡:真见鬼,我怎么合衣睡在了这里,谁?
(卡感觉有些头痛,他去开了门,发现是那个总编辑皮吉,挺着肚子,拿着些稿件进门)
皮(脱下帽子):嗨,你好吗,我很高兴你会为我开门,并且……让我进来。
卡:谁说的,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
皮:别上火,别上火朋友,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卡(有些生气):你还要说什么,昨天我们说得已经够多了。
皮:不介意的话,我们还是坐下谈吧。(他把帽子挂在“合恩角”那里,然后坐在了沙发上)你先看看这个(把稿件递给卡)
卡(接过来):哦等一下,这不是我的稿件吗。
皮:你昨天离开的时候落下的,我的编辑莱德斯先生发现后交给了我。说实话先生,我真的很抱歉,我知你走时是气冲冲的。
卡(翻看稿件):哦上帝啊,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毁了它。
皮:听我说卡里亚里先生,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去为了你的稿件,然后坏掉一个专栏。如果你是指上面红笔做的改动的话,那是我用一下午时间去做的。我是说,其实并不是说你的东西不好、很糟糕,而是,不适合,你懂吗,不适合。一般情况下,我们那里编辑的稿件我才会这样去批动。
卡:这是什么意思?
皮:是的先生,你的稿件从专业的角度来说,还是不错的。不过想要发表在现在正火的“文摘”栏目里,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应该理解先生,现在我们的市场需求,尤其是那些年轻人。因为社会的浮动,还有电子产品的冲击,我们不得不想些方法来打动那些读者,来推销我们的刊物。本身现在阅读已经变成了很的一件事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些类似“心灵鸡汤”、幽默故事,或者是像那种“绯艳”小说,而不是你这样的“正派”文体。
卡:你是说赚钱吗?我的,不适合?
皮:毫无隐瞒的话,是的。
卡:按照你上面的要求改就可以了是吗?我是说,就可以发表了是吗?
皮(耸耸肩):如果那样的话,是可以考虑,不过比较麻烦,我是说你如果改的话。
卡:没问题,我可以按照你的要求改动。
皮:是吗?真的可以吗?
卡:可以,啊,先生,请您原谅我昨天的冒犯,说的那些话……
皮:我可以选择性听不见,如果你也确定从未说过……
卡:啊,哈。
(卧室传来婴儿哭声)
皮:我想,你该去看看你的孩子了。
卡:不用管她,说实话,她是一个累赘,像她的妈妈一样。如果没有她,我的日子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们,我们还是来谈谈稿酬问题吧先生。
皮:你的孩子的哭声证明她现在确实想要人去帮她。
卡:您可以选择性听不见,哈哈。稿酬是按字给费的吗?
皮:不不,像正火的“文摘”专栏,是按标准来的。如果可以刊登,便会支付给你50美元的酬金。不过……(皮看一下四周,又顺着婴儿的哭声看一下卧室)我可以考虑再加50元给你,如果改得足够诱人的话。
卡:哦谢谢您先生,不过,不用这么多,如果好的话,您给我加 0元即可。
皮:你们是两个人生活,难道还嫌钱多吗?
卡:哈,我用这笔钱,是要与我的女友南希结婚用的,她等了我一年了。至于其他人,我不会考虑的。
皮:等等,我决定不再用你的稿件了。
卡(一惊):什么?
皮(狡黠地眨一下右眼,用肘拐一下卡):跟你开玩笑的,哈哈。好吧,后天可以吗?送到我那里去,我要看一看你改的成果。
卡(笑):哈哈,好的,放心吧。
皮(取下帽子,开门):哦说实话,你这里说话真有点闷。(皮扇着帽子离开)
卡:再见皮吉先生。
(卡忘情地笑着,而婴儿的哭声还在,他去卧室推出婴儿车)
卡(抱起孩子,举过头顶):别再哭了,你这个恶魔,我的生活因你而多余,我的日子因你而倒霉连连。现在可不一样了,现在可不一样了,曼哈顿的太阳升起来了,世界的光芒照过来了。
(他又放下婴儿)
卡:不行,我还不能杀死你。我必须要保持冷静,如果那样的话,我会被送到布莱克威尔岛的。你这个大骗子,我不会上你的当的。别以为你的无辜可以打动我,哦,你对我就像是夏目漱石的糙纸一样,没了你一个样,但谁也别想救走你,因为你是我的物件,是我的,哈哈。
(他把啼哭的婴儿放在车里,任其哭闹,推回了卧室)
卡:我从未感觉到现实是这样的不忍抛开我,我从未想到人间会有大大的怜悯。哦,我得去改一下那稿件了,这个故事,扭曲一下就可以带给我如流的收入了,哈哈。这里实在不适合我的创作,我想我得去找一个僻静的地方。
(他去“合恩角”取下外套,出门而去)
(到了晚上,卡里亚里摇晃着身子,一脸沮丧地进门,显然他是醉了酒。此时,屋子里面一片安静,他打开了灯)
卡:哦,为什么……为什么每次我的眼前总会是一片黢黑?
(他看了看左手拿着的揉皱的稿件)
卡(扔在了桌上):什么狗屁,我改不了,我改不了……凭什么,凭什么这样的故事就要没人看,凭什么,凭什么……既然承认我,又……又去否定我……哈哈,哈哈,凭什么?
(他躺倒在床上)
卡:猪仔,猪仔,他算得上是什么东西,把我辛苦写的故事随意批动……他算什么东西?他根本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了解。钱……哈哈,钱,好东西啊,好东西啊……哦天哪,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为了那些钱而出卖我的灵魂?
(他恍惚想起了孩子,去卧室推出了孩子)
卡:对了,对了小宝贝儿,爸爸回来了。今天过得怎么样啊,是不是……是不是很快乐啊?(抱起已经睡着的孩子)好脏啊,别……别急,爸爸这就给你弄干净。
(他摇摇晃晃,去给孩子换尿布,孩子被弄醒,又一次哭闹)
卡(笑):好了,好了,爸爸对不起你,你就不要再怪我了。
(换好了尿布,他抱起婴儿)
卡:你……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放下孩子,去大桌那里,冲些仅存的奶粉)来……来了,吃吧。
(婴儿喝奶,平静下来)
卡(抱着孩子,躺倒在床上):哦天哪,我的天使,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真的对不起你啊,我的稿件其实他们真的看不上,只是敷衍而已,哦我是说,他们只是在欺骗我,在耍弄我。我写的故事,你知道吗(吻一吻孩子)就是我们三个人的故事,是的,是三个人,还有你那可怜的母亲——索菲娅,那些快乐的日子,对,我们那些快乐的日子,虽然数若寸毛,但那也是弥足珍贵的了。我多么想再回到那个时候啊,可是……(他拭一拭眼角)他们,那些像猪一样的人物,为了谄媚,为了金钱,竟要拿我的作品,去做亚威农的 才做的皮肉生意,我心痛,我好恨,我不要同意他们的建议,我不能对不起你,我的天使,还有我的索菲娅,我不能对不起你们。即使我没有稿酬,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某个,哦不,是某些人欣赏的,到了那个时候……
(此时孩子已经睡着,他摇晃地、小心地把孩子放在婴儿车上,慢慢推回了卧室)
卡(回到外面的床上):晚安吧天使,爸爸永远爱着你。
(屋中恢复寂静)

第二幕:
(这是十二月份的某个下午,此时的卡里亚里已经因为他“改编”的故事有了一个专栏和一份稳定的收入。他由于出去约会,在外面住了三天,现在才回到了小公寓。在自己的房间外,他看见了房东阿黛尔太太像是在等他)
卡(惊讶):哦太太,你在我屋门口做些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似有些气愤):你,你被我控告了,你虐待自己的孩子。
卡(发呆):这,这是为什么?我做什么了?我的孩子怎么了?
阿:你多久没回来了,你的孩子整天在哭,我的房客乔尼先生认为不对,请我来看一看,我进屋才知道,你的女儿尿布也没换,饿得在哭。哦,她的这个环境实在是太差劲了。我已经报了警,警察说你有虐待孩子的嫌疑。如果你不照顾好你的孩子,我会让你搬离这里,同时还要请你把孩子交给收养所。
卡:你在说些什么太太,我的孩子呢?我没有虐待她,我确实三天没回来,可那管你们什么事?
阿:你这是什么话,她是不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
卡(有些发怒):当然是我的孩子,我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你还想让我对她怎么样,南希,我的女朋友,就是因为她所以离开了我,而我现在的女友米奇,同样不喜欢我有个还这么小的孩子。我可以养着她,好好照顾她,可是我的幸福呢?
阿:哦,哦,我想你是发疯了,哦上帝,竟会有父亲说出这样的话来。
卡:我想我的事情,你只关心按不按时交租费即可,其他的你少管。
(卡推开屋门)
阿:你就等着,等着传票找你吧。
卡(耸耸肩):无所谓。
(他把门用力关上,声音吓到了婴儿,孩子开始哭闹)
卡:哦,我怎么可以这么倒霉。
(他走到卧室,推出婴儿)
卡(抱起孩子):闭嘴,闭嘴,你这个讨厌的妖精,你知道你让别人都怎么看我吗?你知道你让我都失去了什么吗?
(他的吼声让孩子哭闹不止)
卡(发怒):我真的想送你去见你那该死的母亲。(停一停)不,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要上你这个小恶魔的当,你想让我落入万劫不复,我不会上当的。你想哭吗,那你就哭吧。
(他把孩子放在婴儿车中)
卡:我累了,不过皮吉先生约我去喝杯咖啡,我终于可以逃出这个魔窟了。
(卡推门出去)
(到了晚上,卡里亚里摇晃着身子,一脸红晕地进门,显然他是醉了酒。此时,屋子里面一片安静,他打开了灯)
卡:哦,美好的感觉令我发烧,我此刻只想,吟唱歌谣。
卡:我站在荧幕的街头,
昂首却反成了别人的乞讨。
只见他们踢翻了我的道场,
大声叫嚣着我没有乞讨的技巧。
灯火灼伤了我的手腕,

共 841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学创作本身就要有一种精神上的高洁,这种高洁是需要静守的。这部微电影的主人公是一个作家,他有才华、有傲骨,可令人惋惜的是他没有守住自己的心灵净土,在贫寒的生活中逐渐迷失了自己,让自己沦为金钱的奴隶。为了金钱,他不惜丢弃自己的自尊和文字上的“清高”,一步步沦陷在了“世俗”里。文学就是人学,截取生活中的画面入文,在尺幅之间讲述生活中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或欣喜或悲伤,让读者在品读间去感受生活的五味和文字的魅力,从而引起共鸣。构思精巧,立意新颖独特,人物形象饱满鲜活,用肢体动作和心理语言凸显人物性格,让人过目难忘。画面剪裁合理,画面感强烈,结尾升华主题,写出了一种痛和悔。引人思考的好作品,推荐赏阅。感谢赐玉,创作辛苦了,问候您。【编辑:花开无语】
1 楼 文友: 2017-09-2 21:04:2 截取生活中的画面入文,讲述小人物的喜怒哀乐,彰显出一种对文学的热爱和敬畏之心。震撼心灵的好作品,欣赏了。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宝宝脾虚怎么调理
儿童中暑的症状
婴儿大便干燥怎么办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