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问情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2:10: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五百年了,我一直想不明白,人有什么好?为什么我们苦苦修炼的结局,总是要化作人形?  妈说过,人,狐,有永远解不开的缘。  “缘”是什么?  五百年来,我知道和人接触多的,就是后山那位云清姐姐。她每天晚上都在山上孤苦伶仃地唱那支歌,那支和人有关的歌: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再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独。流浪红尘里,谁又种下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爱的毒?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年前放生的白狐。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这就是“缘”?如果这就是“缘”,我永远都不要有这种东西!  值得吗?浪费千年的功力去报一世的恩,云清姐姐的恩是报了,用千年的代价!我想,那人肯定是哪根筋突然搭错了,一时高兴,就放了姐姐的生。人,又能有什么好心肠?  人类自以为是。  他们欺负老鼠软弱可欺,又不能给他们带来好处,就要骂老鼠是贼,人见人打!如果可以把他们当猫狗养起来,让他们饮食无忧,他们还有必要去偷么?他们除了吃饱喝足以外没有别的要求,多再给他们一块磨牙的木头就都能解决!  鸡也吃粮食,他们却不说鸡糟蹋东西。因为鸡有用,鸡可以下蛋给他们吃。  螳螂保护几棵庄稼他们就当成益虫,却全然不顾螳螂那残食丈夫的恶毒!  猫吃老鼠是为民除害,就要当宝贝养起来。但猫也吃鱼,鱼又何罪之有?  他们说人间有正道,那谋材害命逼良为娼又从何而来?  他们说人间有情,我那云清姐姐却为何夜夜悲鸣?    青山绿水;  碧草红花;  繁星皓月;  流萤飞舞;  清风送花香;  丛中闻虫语。  世界,就是这么美。  可偏偏要听到姐姐那充满幽怨的歌声。哎……  我趴在草丛里,支着耳朵,无可奈何地听着姐姐唱歌。苦中作乐的法子就是甩着大尾巴,调戏那些一点儿也不怕我的萤火虫。  我就是变不成人!不少同族都说我笨,云清也说我笨!别的朋友,有不少是三四百年就修出了人形的,我却修了五百年还是老样子。不过,我才不会着急!我又不喜欢人,为什么非要变成他们的模样?    江面上传来嘈杂的歌声,笑声。从很远的地方响起,越来越近。  一条灯火通明的花船向江心驶来。男男女女人影绰约,琴箫合奏歌舞升平,好欢快的气氛!  哼哼,过的真是滋润、逍遥啊!富家子弟,浪荡公子,谈情卖笑的舞妓歌妓,居然三更半夜闯进我的地盘花天酒地来了?他们欢颜调笑本不关我的事,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她们打扰云清姐姐就实在让人着恼了!我虽然不太懂什么是缘什么是情,不太理解姐姐的处境,但我也明白,在人家伤心难过的时候欢歌笑语,唱歌跳舞,那就等于是伤口撒盐雪上加霜火上浇油落井下石!  “莫灵!小璐!”我喊我的朋友。莫灵是我们这座山里嗓门洪亮的青蛙,小璐是蟋蟀中唱的的名角儿。他们刚才还围着我打闹来着,不知现在跑哪去了。  “来了来了!”莫灵跳了过来,小璐也紧跟而来。“什么事哦青琳哥?”  “把你们的弟兄姐妹都叫起来,唱歌!把那些人的声音压下去!他们吵的我耳朵都疼了!”  “好咧!我们也早烦了呢。瞧好吧青琳哥,我们非闹死他们不可!”两位欢蹦乱跳地跑了。  片刻过后,漫山遍野传来了蟋蟀的歌声,大江两岸到处都是蛙鸣,震耳欲聋的叫声,好像吵的星星和月亮都在抖了!我幸灾乐祸地笑着,让他们臭美!我看他们怎么受得了!在我的地盘上,来自大自然的歌声才是歌声,人的声音,根本就算不得歌!  但我很快就更加气愤了。花船里的人影晃的更欢,笑的也更响,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跑到船头,伸开胳膊抱着黑夜,仰头高叫:“哇!山青水秀听天籁,花香夜美尽歌声!好痛快!好痛快啊!”  我差点儿气吐了血,在草丛里一跃而起!妈的!这简直是不想让我活了!我不舒服,谁也别想舒服!我默念苍生云雨符,唤来了天雷……  喀喇喇……一道炸雷把黑夜映成了白昼,刺目的电光似要把天霹成两半了!倾盆大雨顷刻间灌了下来!  花船上的灯笼火烛一齐灭了,但琴箫的奏乐和声嘶力竭的叫嚷声却更加刺耳了,他们就是想和天公作对!更可恨的是,他们居然离我越来越近了,就像是专门气我来的!  “是谁念了苍生云雨符?那是给苍生百姓解除天灾的,谁在随便乱用?”后山响起云清姐姐愤怒地喊叫声,她是用千里传音喊出来的,漫山遍野所有有灵性的族类都能听到。这家伙!丢了千年的功力后和我同时修炼,居然处处比我优越,什么法术都比我厉害!  “是不是青琳那坏小子?”姐姐真是经验丰富!一有什么缺德捣乱的事情发生,都会准确无误地想到我身上!  我捂着嘴大笑。我才不管她!闯我的地盘让我不得安生,我吓吓他们怎么了?  正笑着,花船已经快到了我身边,他们看样子是要靠岸的。我突然听到笑声中有女人喊:“不对呀!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下这么大雨!不会是有狐狸精和咱们开玩笑吧?”刚才在船头吟诗的书生喊:“狐狸精?我看你就是我的小狐狸精!来!趁着黑灯瞎火,让你的狐仙哥哥香一个!”  “死鬼……不要!”  一轮对话,几乎要把我气的胸膛炸裂!云雨符?我还要用翻江倒海符呢!我祭起符咒,挥双臂把江水分为两半,转风车似的把胳膊抡了起来。  黑夜中,江水带着刺耳的轰鸣翻腾起来,搅成一道巨大的旋涡,狠狠向那花船卷了过去。  马上,花船上的歌声琴声俏骂声,都变成了凄厉的残叫,不断有人被团团乱转的船身甩到了水里。  “青琳!你给我住手!”一道白色的身影破空而来。  “落迦罗梭!静!定!止!”云清在空中喊着,挥袖子拂向江面。顿时,雷消雨住,风停浪止,落入水中的人们似被人凌空提起般飞回了船上。月亮依旧高挂在天上,星星依然眨着眼睛,清风还是清风,花香还是花香,萤火虫四处飞舞,只是蛙鸣和蟋蟀的叫声停了。  “青琳哥你想干吗?你吓死我了!”小璐在我脚下愤怒地瞪着我。  “混蛋小子!你发什么疯?”云清飘落下来,气冲冲瞪着我。  “那些人太讨厌了!吵了咱们休息,还狐狸精长狐狸精短的胡说八道!”  “我算明白你为什么练不出人形了!就你!永远也别想修成正果!”云清姐姐说完,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练不出人形怎么了?那和正果有什么关系?女娲娘娘还有一半不是人形呢!”我不以为然地向着云清姐姐的背影喊。  猛地,我想起来什么……  “姐姐等等我!姐姐等等我!”我趴在地上飞快地追了过去。  “别放屁了!就你还想和女娲娘娘比?”姐姐扭过身瞪我,“追我干嘛?不是认错的话,就不要理我!”  “我错了!”  “真知道自己错了?”  “我真知道错了!”我停下,眼巴巴地望着她:“什么是落迦罗梭?怎么着静定止?你教给我!”  “天那!你气死我了!”姐姐无奈地用手心拍打着额头。“你跟我来,我告诉你!”  她又走,我又追过去。  我不喜欢人形,但我很喜欢云清姐姐的样子。如果我是“人”,我也会喜欢她的。我想象不出来,“人”有什么理由能不喜欢她。我更想不出来:千年前那个放她生的男人,为什么要抛弃她?    “青琳!你没有一点儿善念,怎能修成正果?”  “该关心的,我自然关心。可我总不能对所有生灵都存善念吧?如果我帮助了强盗坏人,岂不是给他机会让他伤害更多生灵?”  “天那!什么想法嘛这是!善良的人才帮,不善的就没人管了?不是这样的!靑琳,你大错特错了!咱们眼里,不应该有分别的!再说了,那些船上的游客是坏人吗?你凭什么把人家淹死?”  “我刚才已经说了嘛!他们狐狸长狐狸短地胡说八道,还管一个妓女叫小狐狸精,还要亲她抱她……”  “那就值得害死人家吗?你不也是人长人短地说人的坏话?我现在把你杀了,你能高兴?”云清气汹汹地问我,又摇摇头,“蠢死了!”  “我错了!是我做的过分了!我以后再也不杀人了!”我歪着脖子很是不服地说,“反正要让我一视同仁是不可能的!坏人就是坏人,我不会帮坏人忙的!”  “哎……”云清姐姐叹了一口气,无奈里透着几分气愤,却也透着几分怜爱。  “青琳,修炼成正果,是为了什么?是不是普渡众生?”  “是啊!”  “你觉得你是好狐狸,你希望不希望上天能仁慈的对你?”  “想啊!”  “你若是只坏狐狸呢?你就不希望上天对你仁慈?”  我想了想,肯定地说:“也想!”  “那万物生灵是不是都应该用仁慈来帮助他们?”  我无言以对。我想:你为那个男人付出了那么多,他却抛弃了你,这样的仁慈,值得么?但我不敢说,我怕伤害她。那是她致命的伤疤!  “青琳!”姐姐蹲下来看着我:“不管别人有没有善念,咱们是不能没有善念的!修成正果,就要帮助万物。帮助万物,首先就要对万物有情。你连情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修成正果?”  “那,什么是情?”我问。  姐姐的嘴角荡出一抹苦笑,“其实我也说不太清楚。我只知道那是对世间万物的爱。我想对万物有情,可有时我也把握不好。有的情,也能让人悲哀,让人的心静不下来。”  “我不想悲哀!”  “有许多的悲哀,是命中注定的,谁也避免不了。咱们修行,就是要脱离所有的悲哀,也要让别人脱离悲哀的。修行是很难的,要放下一切才行。不但要放下一切,咱们还要帮助众生,不但要帮爱你的众生,连恨你的众生,伤害你的众生,都要帮!”  “姐姐,你放下一切了吗?”  姐姐愣了一下。“我没有!所以,我做的远远不够。”  “你能帮助伤害过你的人吗?”  姐姐点了点头,“我能!”  “姐姐,你太善念了!你肯定能成正果!”  姐姐笑笑,看着天边的明月,“很难的!放下一切,不能有任何杂念妄念,只留清净自性,让自己的自性去帮助众生,帮了当没帮,没有功德,不图回报!”  “我好像有些懂了。”我也像姐姐那样看着天边的明月,若有所思。“正果不用求,也不用想,该成的时候自然就成了。要想修行成就,就不能有善恶的分别心,对万物都要心怀仁慈。帮助别人是靠自己的慈悲心,不能把积功德、成正果当成目的!”  闪念间,我突然长身而起,变成一个翩翩少年。    二    又五百年后,我和姐姐出山了。  来到人世间,我越发感觉到人类的凶狠、毒辣、狡诈和悲哀等等等等。  “这芸芸众生们,实在是活该倒霉的!”我咬咬牙,“姐姐,就人这种东西,连佛菩萨都救不了他们,咱们何必受这份辛苦?累死,也帮不过来的!”  “你想起什么来了?又发这些混蛋牢骚!”  “逼良为娼谋财害命,打家劫舍偷盗奸淫,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寺院的墙烂了没人修,赌馆妓院的买卖倒红火!他们造这些下地狱的罪,还美的要死要活的,我看他们还不如畜生呢!”  “你才见过几个人?天底下好人多的是!”  “好人倒是也见了几个,大部分在受恶人的气!”  “所以他们才需要帮助需要感化!一个个都心慈念善,咱们就该受他们的帮助了!”  我服了。她天生就是受累的命!    一个雾气弥漫的夜晚,我和姐姐来到了巫山紫竹林。听附近的百姓说,这里有一条吃人的蛇精。  “是这里吗?”我问。  “应该是这里了呀?为什么一点儿妖气都没有呢?”姐姐皱眉看着前面的树林。  “我一把火烧了这林子,它不就跑出来了?”  “你呀!总这么愣头青!”姐姐笑着用指头戳了我额头一下:“抓一条蛇精,还要杀一个树林的生灵,你是做好事呢还是做坏事呢?”  “姐姐把它交给我!下山这么长时间,我还没抓过一个妖怪!”  “好说!”  “看我弄不死它!”我咬牙切齿地说。  “喂喂喂!谁让你杀它了?”  “吃了那么多人,不杀它干嘛?”  “能改过是,让它去帮助别人消自己的罪业。实在不开窍的,把它收起来,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放出来!”  “它杀的人呢?白死了?”  “给它个机会!听不听我的?不听我的就回家接着修,我不带你出来了!”  我嘟嘟囔囔生闷气,憋半天才点头。  “小心些,吃人的东西,都凶的很!”  “切!”我鄙夷地发出一声冷哼。杀个人还能让凡夫百姓认出原形,就这两下子还想和我斗?  一道影子从林中蹿出,一眨眼就不见了。再看到它时,早飞出去老远,好家伙!比我还快!  “嚯嚯嚯……”我仰天一声长叫,浑身热血沸腾,向那影子直追了过去。  “回来!别惹他!”姐姐大喊。  又没打,怎么就知道我打不过?我是褪了原形的千年灵狐,我会怕他?  “站住!”离那影子近了,我一声大喊。  他转过身来,是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大汉,满脸的大胡子刺猬般竖立着,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和他一贴近就觉得阴风刺骨,他不是妖精,他是鬼!鬼就鬼,三更半夜往这闹妖精的地方跑,准定也不是什么好鬼!   共 25727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婚后男性遗精怎么办
昆明好的癫痫研究院
云南癫痫治疗中心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留学 电商微信小程序平台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