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2005年电荒再袭东南中国中心

时间:2019-07-13 03:07:3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2005年,电荒再袭东南中国_()中心

“因为(拉闸限电)产量出不来,去年我们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利润。”倪伟勇说,倪是万丰奥特集团管理中心总监。因为缺电造成销售额增幅和效益大幅下滑,这是这家公司十年来的次。在开工不足的情况下,该公司决定调整市场结构,扩大国外订单。这样,相同的电力供应可以获得更多的销售收入。

该集团今年打算把更多的车轮卖给外国人。集团管理中心总监倪伟勇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从创造效益的角度来看,用于出口的高附加值产品更省电。以往,他们的产品一半在国内出售。

去年,这家亚洲的铝合金车轮生产企业之一的销售收入为22亿元。这一数字比起年初的预测大打折扣。

万丰集团所在的浙江省,是中国缺电严重的省份。去年,浙江被迫采取了有史以来规模的拉闸限电措施,这让当地企业的生产经营遭受重创。而全国31个省中,有26个省没有足够的电力来满足需求。

有迹象表明,去年企业所经历的一切可能在今年重新上演。而且,在一些地方,缺电的情况可能会比去年更加严重。

困局

开春以来,越来越多省份的电力紧张警报再次拉响。

由于缺煤和季节性缺水,南方电已经电力告急。南方电公司称,平均每天缺电780千瓦,整个电负荷逼近4000万千瓦,广西、云南、海南电的负荷都已达到去年全年的。

湖北省的电力缺口也将进一步放大。据湖北电力部门测算,今年夏天湖北用电负荷将达到1280万千瓦,大大超过去年的纪录1153万千瓦,电力缺口120万千瓦,为历年之。浙江省经贸委预测,今年浙江夏季高峰期间电力缺口将达800万千瓦左右,去年这一预测值为700万千瓦。

但通常的看法是,2005年总体情况不会比去年更差。根据中国电力联合会发布的数据,今年的电力紧张形势会好于去年,电力缺口估计在2500万千瓦左右,低于去年夏季超过3000万千瓦的电力缺口。

南方证券电力分析师郭昌盛表示,今年总的电力供求缺口不会比去年更严重,但是局部电力紧张可能不可避免。他说:“从省份来看主要是浙江和广东偏紧。电则是华东电和华南电,而后者更严重。”

但是,一些因素的存在可能会使上述预测落空。南京市经委电力能源处处长唐青认为: “这取决于有没有煤给新电厂发电。”

另外一个不确定性来自强劲的出口增势。“今年前两个月的出口增幅已经超出了预计,电力需求受此带动还会持续强劲。”郭昌盛说,尤其是在本来就缺电的东南沿海,这可能会加大电力供求矛盾。

倪伟勇就有这种担心,因为今年他们计划把出口额提高50%,还计划新建一条生产线,把产能提高三分之一。之前,尽管是当地政府的重点保证供电对象,万丰集团还是有三分之一的电力需求不能满足。

求解

浙江民营经济研究会本月公布的一项针对当地千家规模以上民营企业的调查结果表明,缺电已成为民营企业面临的困难。超过半数的受访企业存在非正常停电情况,平均每月停电天数超过三分之一。

因为电力不能保证,给企业造成的损失很大。该调查课题组组长、浙江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单东教授说:“我去过的一个水泥厂,因为拉闸限电,效益比2003年下降了一半。”

有调查表明,因为缺电,造成浙江的GDP一年直接损失为1000亿元。在能源大省山西,据当地电力公司预测,去年的缺电损失也高达180亿元以上。

也正因为缺电,地方上马新电厂的热情高涨。国家发改委上个月清查的结果显示,全国违规上的电力项目有1.25亿万千瓦,其中地方占了近八成。缺电的局面也多少使得发改委对上述违规项目开一面。1.2亿千瓦的违规项目终被叫停的只有3000多万千瓦,其他项目很可能会陆续开工和继续建设,前提条件是他们可以拿到相应的批文。

“在本次调控中,国家对地方私自兴建的电厂项目打压力度应该有多大,这是个两难的问题。”郭昌盛说。

在电力紧张时期,为了保证按时交货,企业都在想办法自救。万丰奥特集团去年花费1000多万元,买了四台柴油发电机。尽管柴油机的发电成本高出平均电价1倍左右,浙江还是有四成以上的企业不得不靠自发电维持生产。

此外,万丰奥特开始调整产品结构和市场。“我们会继续扩大国外订单,开工不足的情况下只能保证重点客户,同时放弃小市场。”该集团管理中心负责计划统计的主管宫卫鹏说。

而政府也尝试着对企业的困境提供帮助。在浙江宁波,当地政府于去年通过财政补贴了地方电厂5000万元。本月,浙江省再出新政,率先对用电大户试行电费补偿政策,每少用一度电补贴4分2厘。

中国的电力总装机容量去年突破4亿千瓦,仅当年全国新增发电装机容量就超过5000万千瓦——这是一项新的世界纪录,然而它的诞生并不足以安抚人心。因为即便如此,还是有如此大范围的电力供不应求。今年,中国预计新增发电机组7000万千瓦。但分析人士认为,一味地上项目并非解决问题之道。

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认为,要解决缺电,根本的是要把增长速度控制在能源、资源能够承载的区间内,同时抑制不合理消费,提倡大力节约用电。中国能源CEO韩晓平也指出,电力问题已经不是一个瓶颈的问题,而是一个长期性的问题。他说:“必须扼制不良电力需求,否则有多少电都不够用。”

万丰奥特集团新的摩托车车轮生产线将在今年的五六月份投产。这正是用电进入高峰的时期,也是电力紧张的时期。宫卫鹏说,除了和当地政府沟通请求给予支持外,必要的时候集团内部不同的产业之间需要调剂用电指标。

对今年的用电形势,宫卫鹏和大多数人一样感到不容乐观。“今年咬咬牙挺过去,明年应该会好些吧。”他说,“当然困难的时候,我们还得指望那四台柴油发电机。”

编后:夏天将至,电煤油运形势再度紧张,钢铁等原材料价格涨势再起,制约中国经济的瓶颈今年是否会进一步恶化?政府和企业如何应对?本报将对此持续关注,并陆续推出相关报道。

(本报 林凡 上海报道)

安顺医院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本溪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奈瑟卡他球菌肺炎医院
黄山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